OB电竞:后金融危机时代欧盟教育政策的核心内容与发展趋势

发布时间:2022-07-01 16:19:08 作者:ob欧宝体育直播 出处:ob欧宝下载 字号

  在后金融危机时代,欧盟为缓解严峻的经济与社会危机,应对教育体系效率低下问题及迎接技术变革带来的新机遇和新挑战,出台了一系列教育与培训政策,包括明确欧盟的教育战略目标,提升教育公平与质量,促进职业教育与培训现代化,推动创新创业教育议程,注重数字能力培养。结合欧盟近期政策和报告,文章得出结论:欧盟未来教育政策将进一步拓展终身学习的内涵,服务于欧洲教育区的建立,通过持续的技能发展促进欧盟范围内经济的增长和竞争力,并开展教育创新以应对社会挑战。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为应对严峻的内外压力,实现欧盟“智能型、可持续和包容性增长”(Smart, Sustainable and Inclusive Growth)的经济发展战略,欧盟将教育与培训视为欧洲未来发展最好的投资。欧盟教育政策成为推动欧洲全面治理、完善终身学习体系和实现“欧洲认同”的重要抓手与途径。作为当今世界区域教育一体化发展程度最高的地区,欧盟教育改革对其他地区具有重要借鉴意义。系统梳理金融危机以来欧盟出台的一系列教育政策,厘清其核心内容,对把握欧盟政策未来走向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后金融危机时代,欧盟面临经济发展疲软、劳动力老龄化、难民危机、青年高失业率等问题,对教育和培训体系改革提出了迫切需求。其一,金融危机之后,欧洲经济内外交困,无论是全球日益紧张的贸易局势,还是欧盟内部技能供给不足等因素,都导致了欧盟经济前景的恶化。其二,老龄化、抚养率(rising dependency ratios)上升和生产性人口减少等问题,威胁着欧盟社会政策公共预算的可负担性和可持续性。其三,随着难民潮的涌入,欧盟教育和培训体系面临着如何在难民危机中确保获得优质教育的平等机会,以及整合不同背景学生促进社会融合的挑战 [1] 。教育和培训在促进思想、社会包容、尊重他人以及防止歧视方面起着重要作用。其四,高失业率影响欧盟国家经济和综合国力提高。尽管金融危机以来失业状况有所好转,但是地区差距和性别差距仍旧较大。在后金融危机时代,世界上主要经济体大力发展高附加值、高科技新兴产业来争取发展优先权。欧盟认为,教育和培训通过为人们提供创新和繁荣所需要的前瞻性知识、技能和能力,不仅有助于促进增长、加强创新和创造就业,而且在促进社会包容、尊重多样化、构建积极的公民身份和欧盟基本价值观方面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2]

  欧盟教育存在效率低下和投入产出失衡的问题,亟需从教育体系内部做出回应。具体表现为以下方面:一是近十年来欧盟中小学在校生总人数下降了7%,东欧国家下降的比率更是高达26%~37%;二是1/5的学生在阅读、数学和科学技能方面存在严重困难,即使是表现最好的欧盟成员国,其学生在PISA中的总体表现也落后于亚洲国家,并且低成就学生比率还在不断上升;三是提前退学问题严重,2014年有11.1%(约440万)的18~24岁学生未完成高中课程 [3] ;四是高等教育阶段不仅学习年限延长,而且过去10年25~29岁人口接受教育的比率由20%降到了10%;五是教育经费主要依靠公共投入,占比高达79.4% [4] 。此外,欧洲教育和培训体系在提供正确的就业技能方面仍存在不足,并且缺乏与企业或雇主充分合作,未能使学生的学习经验更接近现实需求 [5] 。教育系统内部效率低下严重影响了欧盟各国高技能人才的培养。

  随着人工智能、机器人、云计算、区块链等新技术的迅速发展,欧洲正面临快速的数字转型。数字化深刻影响着人们的生活、互动、学习和工作方式。欧盟认为,虽然数字转型带来众多机遇,但是社会对未来准备不足的潜在风险依然存在。据统计,16~74岁欧洲公民中,44.5%缺乏足够的数字技能参与社会和经济活动;即使是活跃的劳动力,占比也超过了1/3(37%);此外,欧洲还缺乏信息通信技术(ICT)专家填补经济部门日益增多的职位空缺 [6] 。欧洲的教育和培训体系显然未能使年轻人尤其是充分适应数字转型的需要。其一,基础设施建设有待进一步优化,2015年仍有18%左右的欧盟中小学没有接入宽带网络;其二,女童对ICT以及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方面的学习缺乏兴趣,有可能加剧性别不平等;其三,教师使用数字工具来支持教学的能力不足,欧盟需要充分反思如何利用数字手段推进个性化教学,提高学习成果和学习效率 [7] 。此外,数字技术也将带来诸如虚假信息、数据隐私泄漏、言论激进化、网络欺凌等问题的挑战。据统计,11~16岁的欧洲年轻人中,有12%左右曾遭受网络欺凌 [8] 。因此,欧盟认为,有必要考虑社会经济背景对学生的基本技能,特别是数字技能表现的影响,对教育和培训系统进行现代化的改造,培养学生的媒体素养和批判性思维,并转向终身学习的方式,使人们能够根据需要不断更新和优化自身的技能。

  欧盟通过明确整体战略目标和优先发展目标,引导欧盟教育的整体转型,并且有针对性地改善欧盟教育的薄弱环节。2009年5月,欧盟发布《欧洲教育和培训合作战略框架》( Strategic Framework for European Cooperation in Education and Training ),提出2020年前欧洲教育和培训合作的战略框架,明确到2020年欧洲教育政策的四个战略目标:一是使终身学习和行动成为现实;二是提高教育与培训的质量和效率;三是促进平等、社会凝聚力和积极的公民意识;四是在各级教育与培训中鼓励包括企业家精神在内的创造力和创新 [9] 。具体的指标包括:2020年至少95%的儿童参与早期儿童教育;15岁学生在阅读、数学和科学方面技能不足的比率控制在15%以内;18~24岁人群提前退学比率低于10%;20~34岁人群中至少有40%完成某种形式的高等教育;至少15%的成人参与继续教育;至少20%高等教育毕业生和6%年龄在18~34岁拥有初级职业资格的人群具有国外学习的经历 [10] 。2015年欧盟发布《欧洲教育与培训合作的实施情况及新优先事项》( Implementation of and New Priorities for European Cooperation in Education and Training )进一步明晰了欧盟教育政策的六个优先领域:一是培养具有强相关性和高质量的技能,重视就业能力、创新能力和积极公民精神;二是关注学习者的多样性和性别差距,推进全纳教育;三是建立开放和创新的教育与培训系统,包括全面拥抱数字时代;四是大力支持教师、学校领导和其他教育人员的持续发展;五是促进技能和资格的透明性和互认,以促进学生和劳动力流动;六是加强教育与培训系统的可持续投资,注重质量和效率。 [11]

  欧盟将提升教育公平与质量作为实现可持续的经济复苏、减少差距、促进社会凝聚力的重要途径。首先,着力提升教育公平与包容性。2016年欧盟委员会在《关于通过教育促进欧盟社会经济发展和包容性的决议》( Resolution of the Council on Promoting Socio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Inclusiveness in the EU through Education )中指出,欧盟成员国应该着重在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改革:一是关注教育和社会处境不利的人,使所有年轻人都能成功地接受教育并发挥全部潜力,促进其包容性、社交技能和批判性思维的发展;二是充分利用欧盟一级的财务工具,确保在各级教育上进行适当的投资,以发现和解决技能差距并增强其效果;三是改善职前和在职教师教育和培训,确保各成员国建立高质量的教师队伍;四是鼓励同伴学习和分享最佳实践;五是监测《欧洲教育和培训合作战略框架》所制定的目标和重点的进展 [12] 。2015年,欧盟委员会发表报告《强化青年工作以确保社会凝聚力》( Reinforcing Youth Work to Ensure Cohesive Societies )也重申特别需要与边缘化的青年以及不参与就业、教育或培训的青年保持联系 [13] 。欧盟强调,应该根据学生的特殊需要,为所有学生提供必要的支持,包括来自弱势社会经济背景的学生、具有流动人口背景的学生、有特殊需要的学生和最有天赋的学生;并鼓励成员国在自愿的基础上,有效运用欧洲特殊需要和全纳教育机构(European Agency for Special Needs and Inclusive Education)的资源,在其教育系统中实施和监测成功的全纳教育途径。 [14]

  其次,确保教育与培训的质量和效率。《欧洲教育和培训合作战略框架》将提升教育与培训的质量和效率视为四项核心战略之一,并确立了教育质量的优先地位。第一,在尊重多样性基础上加强教育评估。例如,2014年欧盟委员会在《欧洲在学校教育质量评估方面的合作》( European Cooperation with Regard to the Qualitative Assessment of School Education )建议中指出,教学的重点是提高质量,建议所有利益相关者参与学校自我评估和外部评估;与此同时,欧盟一级的任何评估必须考虑到每个欧盟成员国特有的社会文化、历史和政治因素 [15] 。第二,为高质量教育提供卓越的师资保障。欧盟在2014年发布的报告《有效教师教育》( Effective Teacher Education )中强调了有效教师教育的六个基本原则:一是职前教师教育应为准教师提供高质量教学所需的核心能力,并激发其在整个职业生涯中获得与更新能力的动力;二是教师教育计划应该纳入更多帮助学习者获得横向能力的有效方法;三是职前教师以教育结果为导向,保障质量与内容的相关性;四是加强综合性高等教育院校在提供教师教育方面的枢纽作用;五是建立教师教育提供者、劳动力市场、社区之间的伙伴关系;六是职业教师教育和持续的教师专业发展均应基于良好的教学研究,并确保教师有定期的机会更新学科知识和教学技能。 [16]

  职业教育与培训是终身学习系统的关键要素,为公民提供特定职业和劳动力市场所需的知识、技能和能力。欧盟发布的《职业教育与培训优先事项(2011—2020年)》( Priorities for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2011-2020) )中指出,到2020年,欧盟职业教育与培训应更具吸引力和普适性,提供更适合劳动力市场需求的优质教育 [18] 。2012年欧盟发布的报告《反思教育:投资技能以取得更好的社会经济成果》( Rethinking Education: Investing in Skills for Better Socio-economic Outcomes )中提出职业教育与培训更好地提供欧盟劳动力市场所需的技能和资格 [19] 。为达到上述目标,欧盟主要从以下四个维度提出政策。

  首先,加强不同教育系统、不同国家之间的职业教育流动。《职业教育与培训优先事项(2011-2020年)》指出,职业教育与培训政策必须足够灵活以允许不同教育系统(学校教育、高等教育等)之间相互渗透,同时应增加在国外接受部分职业教育或培训的选择 [20] 。2013年欧盟委员会发布《欧盟的教育、培训、青年和体育计划》( The EU Programme for Education,Training, Youth and Sport )政策指出,扩大职业教育与培训的流动范围,对于提升就业能力、教学质量、教育培训机构的创新能力和体系现代化都有益处,欧盟与成员国职业教育与培训机构之间应保持伙伴关系,扩大教育和培训的国际范围 [21] 。2015年欧盟报告《里加结论》( Riga Conclusions )对欧洲职业教育与培训2011—2014年可交付成果的审查,列出了2015—2020年五个优先领域,其中包括通过建立更灵活、更具渗透性的系统,提高所有人获得职业教育和培训的资格。 [22]

  其次,提升职业教育与培训的吸引力,通过培养关键能力来提升职业教育与培训学生的未来适应能力。2010年欧盟《布鲁日公报》( Bruges Communiqué )倡导职业教育与培训向灵活、高质量发展,加强关键能力以适应未来行业和管理变化 [23] 。欧盟发布战略《欧洲职业教育与培训合作的新动力》( A New Impetus for European Cooperation in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为提高职业教育与培训的质量、效率和吸引力提出四项措施:一是根据欧洲职业教育与培训质量保证参考框架,实施国家级别的质量保证体系;二是审查培训师和教师的技能;三是通过开展基于工作的学习来发展关键能力;四是开发工具使技能与现有工作相匹配以增强劳动力市场的相关性。 [24]

  再次,将欧洲职业培训发展中心设为联盟机构,构建了优质学徒制治理的基本框架,以推动学徒制的有效实施。2019年欧盟发布《建立欧洲职业培训发展中心》( Establishing a European Centr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Vocational Training ),将欧洲职业培训发展中心特设为联盟机构,其目标是制定和实施欧盟职业教育与培训的政策及资格框架。在欧洲历史悠久的学徒制经验基础上,欧盟构建了《欧洲学徒制质量和效果框架》( European Framework for Quality and Effective Apprenticeships ),旨在分享各国学徒制的重要经验,包括法律框架、职能分配、多元主体参与、质量保证、实施导向、资金保障制度安排六个方面。 [25]

  最后,运用金融工具支持职业教育与培训政策。欧盟通过多重金融工具,为政策落实提供资金保障。2014—2020年,“伊拉斯谟+”计划为职业教育与培训提供了近30亿欧元的经费,每年支持约13万名学习者和2万名教师的跨境流动与合作。欧洲社会基金(ESF)是职业教育和培训的重要财务杠杆。2014—2020年欧洲社会基金分配近150亿欧元用于改善终身学习的平等机会,提升教育与培训系统对劳动力市场的相关性。 [26]

  发展欧洲公民和组织的创业能力是欧盟及其成员国的关键政策目标之一。2003年,欧洲委员会在《欧洲创业教育绿皮书》( Green Paper on Entrepreneurship in Europe )中首次提出了创业教育的重要性;2006年,欧洲议会和理事会将“主动性和企业家精神”列为知识社会所需的八项关键能力之一。《欧洲促进可持续和数字化的中小企业战略》( An SME Strategy for a Sustainable and Digital Europe )、《创业行动计划2020》( Entrepreneurship 2020 Action Plan )、《欧洲新技能议程》( New Skills Agenda for Europe )等文件进一步强调了创新创业教育在提升欧洲竞争力、促进可持续经济发展和社会凝聚力等方面的作用,欧盟通过以下举措推动创新创业教育议程。

  其次,明确创业教育能力框架和生态系统要素,为欧盟创新创业教育的开展提供系统指导。2016年,欧盟公布《创业能力:创业能力框架》( EntreComp: The Entrepreneurship Competence Framework ) ① 报告,旨在为创新创业教育提供共享的概念模型,促进欧盟范围内更好地理解创业能力,并在教育和工作之间架起桥梁。该框架包括创意与机会(ideas and opportunities)、资源(resources)和采取行动(into action)三个能力维度。其中,创意与机会维度涵盖发现机会、创造力、建立愿景、重视创意、符合伦理和可持续发展要求五个具体能力;资源维度涵盖自我意识和自我效能感、动机与坚持、整合资源、金融与经济素养、动员他人五个具体能力;采取行动维度涵盖采取主动、计划与管理、应对不确定性、与他人合作、通过体验学习五个具体能力 [28] 。在此基础上,欧盟还提出各成员国应该从政策、资源、合作伙伴、教师、课程、学习模式、评价、职业/创业支持八个方面构建创业能力培养的生态系统。

  最后,统筹欧盟范围的资源,支持创新创业教育。欧盟努力挖掘“伊拉斯谟+”计划在支持创新创业教育方面的潜力,探索欧洲社会基金等欧盟层次的资源以更好支持创业精神培育,以及探索创建免费和开放的数字资源以增强创新和创业技能的潜力。此外,欧盟还呼吁各成员国切实采取一系列举措,提升创新创业教育的效果:一是打通教育行政部门和其他部门,出台一致性和相关性高的创新创业教育政策;二是完善支撑体系建设,支持学生的创业计划,为有抱负的学生提供有针对性的指导和孵化器支持;三是完善企业家参与学生创业学习过程的体制和机制;四是追踪毕业生信息,评估创业教育与培训的质量和有效性。 [29]

  欧盟将数字能力界定为对数字技术的自信和批判性使用,涵盖了所有公民在快速变化发展的数字社会中所需的知识、技能和态度。2013年,欧盟发布报告《欧洲公民数字能力框架》( The Digital Competence Framework for Citizens ),旨在改进欧洲公民的数字能力,帮助政策制定者更好地出台支持数字能力提升的政策。2016年,《欧洲公民数字能力框架2.0》颁布,提出了数字能力的五个领域,即信息和数据素养、沟通和协作、数字内容创作、安全以及解决问题 [30] 。相比于2013年的框架,新框架尤其关注数据素养、协作、数据内容等维度。2018年1月,欧盟出台《数字教育行动计划》( Digital Education Action Plan ),提出三个优先事项:第一,更好地利用数字技术进行教学,从基础设施、教学辅助工具和资格认证方面加强数字教育;第二,发展相关的数字能力与技能,促进数字化转型,为高等教育数字学习提供一站式服务,加强科学、编程和网络安全教学,同时注重女童数字和创业能力;第三,通过更好的数据分析和前瞻来改善教育,通过评估教育中的ICT、利用人工智能和各成员国专家协作的方式,来判断教育发展的趋势 [31] 。在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欧盟出台《数字教育行动计划2021—2027》( Digital Education Action Plan 2021-2027 )等一揽子数字教育倡议,旨在加强教育与培训在促进欧盟从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中复苏的作用,并帮助建立绿色和数字化的欧洲。 [32]

  欧盟将终身学习视为支撑整个教育政策框架的基本原则,旨在涵盖幼儿教育、中小学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与培训、成人教育等各个层次,以及包括正式、非正式和非正规等各种形式的学习。2009年,欧盟“教育与培训2020战略”将终身学习视为欧洲教育政策的四个战略目标之一;2012年欧盟颁布《终身学习计划指南》( Lifelong Learning Programme Guide ),为终身学习提供系统指导;2017年欧盟发布《终身学习的欧洲资格框架》( European Qualifications Framework for Lifelong Learning )修订了欧洲资格框架(European Qualification Framework),确保涵盖所有类型和级别的资格证书,旨在提高欧洲资格的透明度和可比性,促进教育与培训系统的现代化,并提高工人和学习者的就业能力、流动性和社会融合。 [33]

  欧盟教育政策以终身学习为基础,主要基于以下几点考虑。一方面,经过多年的发展,无论在理念还是实践的层面,终身学习计划都提升了欧盟教育治理的良好形象;另一方面,个人具备终身学习能力是应对经济发展和社会转型的关键 [34] 。因此,终身学习这一具有普适共识和弹性的政策将被欧盟长期使用,并不断拓展其内涵,从而深入推进欧盟范围内高技能人才的培养和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未来欧盟将着重在早期儿童教育与投资、完善技能和框架服务水平等方面推进终身学习计划。首先,学习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优质的早期教育是未来更高水平能力发展、教育成功和社会融合的先决条件,这对来自的儿童尤其重要。欧盟将整合的早期儿童发展政策视为减少贫困和促进社会融合的重要工具。2019年欧盟政策《高质量早期儿童教育与护理系统》( High-Quality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and Care System )提出以下建议:一是确保高质量早期儿童教育与护理的可获得性、可负担性和包容性;二是支持幼儿教育工作人员与领导的专业化;三是加强早期儿童教育课程开发,以符合儿童的兴趣,满足每个儿童的独特需要和潜力;四是进行透明和连贯的监测与评估,以制定和执行相关政策;五是确保提供足够的资金和法律框架;六是报告有关早期儿童和护理系统的经验与进展 [35] 。其次,完善技能和框架服务水平。2018年欧盟提出《关于为技能和资格提供更好服务的通用框架》( A Common Framework for the Provision of Better Services for Skills and Qualifications )要求对欧洲通行证(Europass)进行修订,从而建立一个欧洲框架,以支持在正式、非正式和非正规环境(如实践经验、跨国流动与志愿服务等)中获得的技能和资格都能够得到认可。 [36]

  教育与培训是欧盟更广泛的社会经济议程的重要方面,被认为是加强“欧洲维度”(European Dimension)和欧洲认同的重要途径。欧盟提出建立欧洲教育区的愿景,以加强教育成果和学习流动性,促进共同价值并促进跨境文凭的相互认可。2017年欧盟报告《通过教育和文化加强欧洲认同》( Strengthening European Identity through Education and Culture )指出,充分利用教育和文化的潜力来推动就业活力、社会公平、积极的公民身份和经济增长,以及以各种方式体验欧洲身份的做法,符合所有欧盟成员国的利益。因此,该报告建议欧盟成员国应共同努力,基于信任、相互认可与合作的原则,共享最佳实践经验,加强流动性,在2025年建成欧洲教育区 [37] 。欧盟未来将进一步推动欧洲维度的教学、文凭互认、语言教育、构建合作网络等方式,构建欧洲教育区。首先,加强欧洲维度的教学。一是鼓励了解欧洲的背景、共同的遗产与价值,并意识到欧盟成员国在社会、文化和历史上的统一性和多样性;二是理解欧盟的起源、价值与功能 [38] 。其次,鼓励学生与教师参与跨境流动和跨国项目。借助“伊拉斯谟+”计划,欧盟从推动高等教育领域的流动开始,逐渐拓展到中学生、职业学生、青年专业人员以及教师层面的跨国流动,取得了显著的成绩。2016年欧盟呼吁成立了“欧洲团结队”(European Solidarity Corps),为18~30岁的欧洲青年人提供志愿服务、培训和工作机会,旨在加强欧洲年轻人的流动与合作,在服务社会的同时,提升个人技能和工作经验。此外,欧盟尝试在“博洛尼亚进程”基础上,开始师生跨国流动的新进程,并为相互承认高等教育和学校文凭奠定基础 [39] 。再次,改善语言教育。确保到2025年,所有完成中学教育的欧洲年轻人对母语以外的两种语言有很好的了解 [40] 。最后,注重欧盟成员国建立合作网络,加强信息交流。信息共享构成了欧盟附加值的重要组成部分,欧盟应通过使用新技术、组织研讨会、数据收集、开发工具并发布结果等方式加强信息交流。

  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欧盟需要一支高技能的劳动力队伍,实现最高的生产率和持续的创新。当前,仍有7000万欧洲人缺乏足够的读写能力;1200万长期失业者中有超过一半被认为是低技能者。由于教育与培训体系提供的技能与劳动力市场所需要技能之间的不匹配状况依旧严重,40%左右的欧洲雇主很难找到发展和创新所需的高技能人才 [41] 。欧盟希望通过有效的教育与培训,使劳动力技能更好地适应欧盟经济繁荣和社会融合的需求。欧盟认为,技能既包括计算能力和读写能力;也包括终身学习所需要的各种关键能力和高阶能力,如数字能力、创业能力、批判性思维、解决问题能力、学习能力等,这是应对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开展创造性劳动所必需的能力。因此,欧盟在未来几年将采取以下三项措施。首先,提高技能的质量和相关性。一是改善欧洲低技能成年人的就业机会,建立提高技能的途径;二是依托创业能力框架和数字能力框架,未来将进一步促进欧盟成员国对这些关键能力形成共识,并将其纳入到教育和培训体系中;三是加强数字技能和工作联盟建设,确保欧洲劳动力具备足够的数字技能。其次,使技能和资格更加可见和具有可比性。一是通过修订欧洲资格框架,使劳动力更好地理解资格和相关技能;二是整合包括难民在内的新进移民,一方面记录其技能、资格和经验,另一方面为其提供语言支持。最后,改善技能的智能和信息水平,以获得更好的职业选择。一是完善欧洲通行证在线平台,记录和共享有关技能与资格的信息,并提供免费的自我评估工具;二是针对人才外流问题,提出问题解决的方案和分享最佳实践;三是建立欧盟层次的技能合作伙伴关系;四是帮助学生和教育提供者评估学习机会的相关性,并开展高等教育机构毕业生追踪,以支持欧盟成员国了解毕业生在劳动力市场的信息。 [42]

  经济、社会和技术的发展给社会带来颠覆性变化,不断挑战着现存的知识、技能和价值观。欧盟提出开展教育创新以应对这些“非传统”社会挑战。2018年欧盟提出的《地平线》( Horizon Europe 2021-2027 )战略,并计划投入100亿欧元,旨在促进欧洲研究与创新发展,尤其关注卓越科学、全球挑战与欧洲产业竞争与创新欧洲三大支柱 [43] 。在未来欧盟发展过程中,教育创新将持续扩大影响力,应对日益复杂的社会挑战。首先,教育将超越学科、地域和学段的限制,从欧洲大学特定的课程转变为跨大学、跨学科课程,从而提升欧盟学生创新创业、主动探索和自我学习的关键能力。其次,运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分析与宣传欧盟亟待解决的重大社会挑战,激发学生作为潜在社会创新者的潜力。最后,尝试将数字游戏和虚拟现实运用于教学过程中,通过模拟社会动态,让学生用最低的成本多次试错,寻求最具有创新价值的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