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电竞:从金匠到银行家:金银镂刻中播下西方现代金融业种子

发布时间:2022-08-22 02:12:18 作者:ob欧宝体育直播 出处:ob欧宝下载 字号

  上方是一枚发行于1980年的白铜章。此章重107.8克,直径59毫米。精美铜章的设计师是法国著名艺术家罗伯特•科切特(Robert Cochet,1903-1988)。科切特专长于奖牌、造币和青铜小作品设计,芥子须弥,成就斐然。他毕业于巴黎国家高等艺术学院,是法国艺术家沙龙成员,曾设计100法郎硬币。他的币章作品可在大英博物馆、克莱斯勒博物馆和哈佛美术馆的藏品中找到。此枚铜章的一面是钳打着金属件的金匠,另一面是冶金的锅炉。章中这位法国金匠的全名是圣•艾里基乌斯(Saint Eligius,法文名译为圣•埃卢瓦),他早年师从著名金匠,法国利摩日造币厂工匠阿布博(Abbo)学艺,此后技艺出众,大名远播。他能者多劳,兼职甚多,奉为众多行业的祖师爷,如金匠及铁匠的祖师爷,钱币收藏者及造币厂的祖师爷,皇家机电工程师的祖师爷。他也是马的守护神,大概是制作马蹄铁掌的缘故吧。众所周知,金匠业曾是银行业的前身,银行人拜他为祖师爷也不为过。

  金银天然就是货币,所以从事这一行当须诚信至上。阿基米德受洗澡时水溢得出启发,将国王的纯金皇冠放入水盆中,利用金银比重不同测出金匠是否在纯金皇冠中掺银。这一故事说明人们对金匠的信任不足。圣•艾里基乌斯品德高尚、诚信无欺,从不掺假短两,因而受到客户高度信任。法国国王克洛泰尔二世慕名让其进入王室,并任命他为铸币厂的大师。他施舍穷人,为奴隶们赎身,朋友称他“眼泪中有大慈悲”。

  圣•艾里基乌斯担任了达戈贝特一世国王的首席顾问,成功地影响布列塔尼亚王子同达尔贝尔签订和平协议而声名远播。圣•艾里基乌斯还修建教堂,感化教育,反对买卖圣职。他虽去世于公元659年,身后自带光环并外溢,成为圣人,千年后还被许多行业尊崇为祖师爷以纪念他。法国巴黎圣马德莱娜教堂彩色玻璃画就是16世纪创作的圣•艾里基乌斯在工作的画像,1967年法国邮政还为此发行了邮票。至今每年12月9日,巴黎圣母院都会为圣•艾里基乌斯兄弟会的成员奉献一台弥撒,以答谢17世纪的巴黎金匠们对圣母院的奉献。

  早在罗马时代,西方人就掌握了高度发达的金银制作工艺。中世纪制作的大多数金器,是虔诚的宗教礼物,教会成为金匠的主要顾客和庇护人。公元7—10世纪,许多教会隐修院及周边是金匠和铁匠等作坊汇集的地方,作坊扎堆逐渐成市并演变为城镇。社会分工发展导致交换,贸易发展导致支付及货币发展。金匠是当时一种专业职业,中世纪隐修院僧侣西奥菲利乌斯所写的《论多种技艺》(De Diversis Artibus)一书中讲道,天主将敬畏、孝爱、聪敏、刚毅、超见、明达、上智等七重恩典注入到工匠们的心神当中,以能创造出了精美绝伦的作品。

  宗教场所为营造庄重威严气氛,对金银工艺品需求很大。许多僧侣本身就是有名的金匠。圣•艾里基乌斯是法国墨洛温时代主教。英国金匠的祖师爷邓斯坦(Dunstan)曾任坎特伯雷大主教,至今每年5月19日是圣邓斯坦的瞻礼,所有的金铺都闭门歇业,伦敦圣保罗大教堂还为金匠们敲钟和祈祷。英格兰圣阿尔班斯隐修院僧侣约翰,12世纪后期担任英格兰国王的御用金匠。

  13世纪上半叶英格兰最为著名的教会金匠是埃塞克斯郡的华特(Walter ofColchester),1243年英格兰国王亨利三世请他以黄金和各种珠宝制作了坎特伯雷大教堂的圣体龛。金匠们一技傍身、衣食无忧。1500年左右布鲁日画家杰拉德•大卫(Gerard David)画下了金匠的生活。上方画中的金匠头戴珍贵的水獭皮毛帽子,身披羊毛坎肩,左手握着一串套满宝石金戒指的纸卷,右手拿着一枚蓝宝石戒指,仿佛正在向他的顾客介绍自己的杰作。

  下方是圣•艾里基乌斯在造币的纪念银章。此章重5盎司,直径50毫米,银章的一面是一台螺旋式压币机,称量的天平、砝码,圣•埃卢手中拿着钱币胚料及成品。不过这里有些时空错乱。

  1530年另一意大利人在罗马设计了一种螺旋式压床,为教皇制出图案文字完整的金币。1585年法国才开始用此技术铸造纪念性金融币章。看来此银章设计师的历史知识需要补课。银章的另一面是欧洲最早的吕第亚的狮子图案金币、顺时针方向依次是中国开元通宝,拜占庭银币,美国的双柱图案银币,英国圣乔治银币和现代硬币等6枚钱币,基本反映了世界的货币发展史。

  欧洲早期的金匠身份比较卑微。但掌握金匠手艺不易,市场准入门槛很高。12世纪后期,巴黎、伦敦等地兴起金匠行会组织,行业保护、排斥外人。从事金匠业不仅需要手艺,而且需要资金实力和社会信誉,中世纪后期金匠地位逐渐改善,受到社会尊崇。从13世纪中后期开始,金匠行会在制作的金银工艺品上签章,以检验和证明作品的贵金属纯度。在贵金属货币时代,金匠行会与国家货币发行联系密切。金匠行会的会长一般兼管国家铸币厂,制定金银质量标准,把金银铸造成符合规定重量和纯度的钱币。当时英格兰要求所有银器的纯度不得低于银币的纯度(92.5%),可见英格兰的银币比其他国家在英格兰流通的银币纯度高,造成了市场上的英格兰的优质银币都被收藏起来不再流通了。这就是格雷欣法则“劣币驱逐良币”的由来。

  社会经济的发展使富人阶层对金银制品需求增大,成功的金匠容易致富,有才华的青年涌向金匠行业,导致人才辈出。英格兰的金匠威廉•柏提乐(William Botiller)既是金匠又是艺术家,也是买卖金银宝石的商人。他为英格兰国王亨利三世服务,1257年制作了英国历史上第一枚金币,其图案还用在了1259年亨利三世的皇玺上。威廉•柏提乐的学生伦敦金匠艾德蒙•沙阿(Edmund Shaa),被任命为伦敦塔造币厂和皇室金矿的雕刻师,担任过伦敦金匠行会的会长,1483年被任命为伦敦市长并授予爵位。英国的威廉•荷加斯(William Hogarth,1697-1764)是英国著名画家、版画家、讽刺画家和欧洲连环漫画的先驱,被称为“英国绘画之父”,他早年亦是金匠。

  从古埃及到罗马的时代,主管艺术的缪斯和主管造币的朱诺都居于神庙。艺术与金融的联系是源远流长。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佛罗伦萨画派著名写实主义画家和雕塑家安东尼奥•波拉约洛,就是金匠出身,后来改学绘画和雕塑。意大利安德烈•德尔•维罗乔,闻名于绘画和雕塑业,也是金匠出身,达•芬奇和波提切利等著名画家都是他的学生,维罗乔的学生佩鲁吉诺还是拉斐尔的老师。桑德罗•波提切利热爱绘画,他的皮匠父亲让他以金匠谋生涯,当时金匠比画家地位略高,波提切利在金匠铺做了很久。最后一心要画画的波提切利跟着著名的风流僧侣画家弗拉•菲利普•利皮学画画去了。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的画家、雕塑家和音乐家,风格主义艺术的代表人物本韦努托•切利尼(Benuveto Cellini,1500-1571)也是金匠。法国作曲家柏辽兹(Hector Berlioz)于1838年将切利尼的生平搬上舞台,创作了三幕歌剧《金匠切利尼》。下方铜章重236克,直径80毫米。铜章的正面为切利尼的肖像,背面主图是他的代表作《珀耳修斯像》。

  创新与金融亦密不可分。德国金匠约翰内斯•古登堡(Johannes Guttenberg)的父亲是教会金匠,从事金属铸币工作,他也子承父业。1439年古登堡在欧洲独立发明了活字印刷术,印刷书籍自此大量生产,在文艺复兴、改革、启蒙时代和科学革命的发展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下方是约翰内斯•古登堡的纪念铜章,直径40毫米。

  著名的金融创新家,曾任法国财政部长的约翰•劳出身于爱丁堡一个富有的金匠及银行主家庭,他领导了法国金融改革,组建法国首家银行,发行纸币,创新货币理论。初始经济繁荣,最终“密西西比泡沫”破灭,法国经济崩盘。约翰•劳成为金融史上最具争议的人物。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创始人摩西是金匠和放贷人,在法兰克福从事古钱币交易,及金银与纸币的兑换,他的后代成为创立了当时最有名的银行,推动了世界金融业的发展。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金融故事流传至今。

  中古时代,币制复杂、成色不一,金银货币的鉴别、估价、兑换货币需要有专业、讲信誉的中间商,这成了金匠们的重要业务。金匠也稍带办些整金换零、零金凑整业务。古希腊语称银行为“trapeze”,意指金匠为得出金银的精确数量而使用的天平。从事金匠业务,自身多少需要有些“资本金”。加之金匠替人打制金银饰品,客户会有部分贵金属积余。或因数量不足尚需积蓄,也会储存在金匠处。聚少成多,积沙成塔,金匠处的存货(存款)规模也可观。一些熟识的富户急需打制饰品,存金不足,金匠们会融通借金而收取一些费用。金匠的这些行为,用现代的银行术语表述,已经在从事兑换、支付和存贷等金融中介业务,赚取手续费和融资利息收入了。金匠对贷款抵押物的鉴定,如金银的成色判断需要技能,数百年后依然是银行的当家本领。

  1545年英格兰允许收取利息的法令使金融从宗教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了。金匠发现副业、兼职从事的金融业务,其收入媲美或超越他们的金匠手艺收入了,金匠开始感叹实体经济赚钱不如金融行业啊。金匠认识到金融的重要性质是信用。当时人们存金予金匠会得到纸质的收据证明,金匠对此承诺随时可以提取。存金收据背后是实物黄金,存金人有时以此收据用于交易支付,让债权人自己去金匠处取金,因而最早的银行券或纸币(Bank Note)创造出来了。由于携带金银不便,人们喜爱用金匠收据进行交易。时间久了,便于携带又随时可兑现的金匠收据演化成了纸币,它是以金银为抵押和金匠信用保证的纸币。当时这种“时髦”的信用支付方式像后来的银行卡和支付宝一样为人们推崇。

  当然这不是历史上最早的纸币。在中国公元1000年左右的北宋初年,就有四川商人发行纸币交子,代替铸币流通,并设有铸币与交子兑换的交子铺,开世界金融之先声。但交子最终难逃滥发的诱惑而寿终正寝。同理,当金匠开出的存金票据有100%金银库存的时候,票据是安全。但“聪明的”金匠银行家发现平时只有很少的储户前来将“银行券”兑换成金银。当借钱的人来找金匠,由于利益的诱惑,一些金匠没有金银存储也签发存金收据给借款客户,让其用于商业支付,金匠则收取借金利息。于是金融的另一重要性质杠杆被发现了。随着工商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跟金匠申请贷款,金匠不再热衷于当工匠了。金匠一方面诱以利息,让人们将闲置和窖藏的金银放置金匠处,成为每日可以收息的什么宝。金匠则拿去放贷,这就是现代银行业的存贷款业务。金匠签发的收据(银行券或纸币)流通范围越广,接受程度越高,利润就越大。相比光靠赚取铸币费和保管费也不刺激了。从此没有足额金银储备,多发行银行券(纸币)的模式开启了,这就是信用货币创造机制的起源。多印的倍数,即金融的杠杆率。高杠杆金融业务牟取的利益更高。当时没有“银监会”的监管,没有“巴塞尔协议”的约束,那只有靠金匠们的自律和良心了。由于金匠的获利动机,真正意义上的银行被这些富于冒险精神的金匠创造出来了。从金银收据演变为银行券(纸币),从足额准备金演变为部分准备金,从兼职到专职,最终金匠演变为银行家。

  金匠中产生了许多著名银行家。以英国为例,上方是1972年英国豪尔银行(C.Hoare & Co)的纪念银盘。银盘直径90毫米,重76克,以纪念豪尔银行成立300周年。豪尔银行起源于理查德•豪尔(Richard Hoare,1648-1719)在1672年于英国的伦敦城创建的金匠铺。上方是理查德•豪尔的画像。今天豪尔银行已经成为金匠银行的“活化石”,340多年来,延续11代依然以同样名称存世,发展稳健但缓慢。

  爱德华•巴格威尔(Edward Backwell,1618-1683)是有记载的当时英国最著名金匠银行家,他为英国皇家造币厂提供黄金,活跃在政治领域,被誉为英国银行体系的创始人。弗朗西斯•查尔德(Francis Child,1642-1713),曾当8年金匠学徒,1664年从事金匠金融业务,1671年因家族婚姻,父亲和他管理了伦敦最早的金匠银行之一(查尔德银行,Child bank),1698年他成为伦敦市长。巴克莱银行的前生是1690年伦巴第街的金匠,至今成为英国著名的跨国银行。英国闻名的私人银行顾资银行(Coutts & co)是由苏格兰金匠约翰•坎贝尔(John Campbell)创建的,至今顾资银行作为苏格兰皇家银行的子公司依然存在,还是为英国女王理财的私人银行。其实除金匠外,当时欧洲的一些商人、经纪人、公证人和包税商也介入了金融行业。

  在17世纪的一百年中,金钱的概念和形式都发生了深刻变化,金匠们抓住了这一历史性的重要机遇,主导了现代金融业的历史走向,适应了贸易支付的需求,创造发明了信用货币。资金融通极大缓解了商人们的资金周转压力,商人们不需要储存足够的金银以备资金短缺,因为可以去金匠银行家处融通资金。全社会现代意义上的存款、贷款、贴现、支付结算和发行银行券等业务基本成型,金匠银行较好地履行了银行的支付功能、资产转化功能、风险控制和信息处理功能。纸币支付工具推动了货币市场的流动性。从1694年到1776年亚当•斯密的《国富论》问世,人类历史上银行发行的纸币量第一次超过了流通中的金属货币总量。

  信用和杠杆的发展必然导致风险。金匠的商业模式不是无懈可击的。金匠的存贷业务存在期限、数量错配。金匠发行银行券后须保有兑付的流动性,多留金银库存,盈利受限。提高杠杆,盈利扩大。但一旦客户提取金银时无法承兑,金匠就面临信誉风险、挤兑危机甚至倒闭破产。若金匠挪用贪污或客户借贷违约导致金匠违约,那就大祸临头了。金匠的长凳会被愤怒的客户用来砸向倒霉的金匠脑袋。头破血流的金匠和断裂的长凳,给英语留下了一个生动的形容词一破产(bankrupt)。长凳(bank)加上断裂(rupt)不就是金匠的破产吗?

  金匠寻找合适融资对象更难。借钱给小商人小企业,身单力薄,违约概率高;借钱给王室贵族,违约概率低,但一旦违约损失巨大。1778年豪尔银行借款给一位公爵,一年之内写信15次催讨都无功而返。面对国王赖账更无处讲理。1625年后的两次内战和政局动荡使英国国库空虚,国王之手便不安分地染指金融。当时很多英国金匠和商人把黄金存放伦敦塔(造币厂)以铸金币,1640年被英国国王查理一世因财政枯竭强行借走。事后金匠和商人答应国王,以海关关税为抵押放贷4万英镑后才物归原主。1650年前后伦敦的银行和金融制度,在全欧洲范围内即使不是最落后的,也是最落后之一。政府因战争耗费极大,只能向金匠们借钱。克伦威尔政权时期,没有金银作抵押,就想出用政府税收作融资抵押的新招。1660年查尔斯二世否定了护国政府的一切,唯独萧规曹随地延续以税收向金匠银行家抵押融资,开创了最早的政府融资平台模式。1672年英国查理二世国王拒绝偿还政府债务及付息,其中包括欠金匠们的130万英镑。一时社会人心恐慌,金匠大量破产。之后王室答应政府欠账凭证流通转让,事实上这成为了英格兰银行纸币的前身。劫后余生的金匠及商人们再也不愿出钱购买财政债券了。英法“九年战争”中,国王财政发行政府债券卖给商人,承诺支付利息,允可财政债券用于交税。最初的政府主权债务和信用货币露出尖尖角。

  17世纪工业革命在欧洲迅猛发展。工业革命所产生的对铁路、矿山、造船、机械、纺织、军工、能源等新兴行业空前巨大的融资需求与传统金匠银行古老低效和极为有限的融资能力之间产生了日益强烈的矛盾。同时金匠银行家的贷款利率很高,虽然借给政府的贷款利率是6—8%,但对其他人的融资利率甚高,引起英国新兴资产阶级的不满。

  单个金匠实力和信誉有限,满足不了市场对信用供应的需要。金匠银行家曾在英荷战争期间,为了私利推迟了银行券的兑换,导致民众对于金匠银行家的信任大幅下降,日渐充盈的社会资本也迫切需要可靠的储蓄之所。人们都渴望一个更加可靠、低利息的新型银行诞生。

  1689年威廉一世入主英国时面对的是一个烂摊子,加之英法战争,极度资金饥渴。威廉•帕特森(WilliamPaterson)为首的银行家向国王提出一个从荷兰学来的新生事物,建立英格兰银行(Bank of England)来为国王庞大的开支进行融资。英格兰银行愿意提供120万英镑的现金作为政府的“永久债务”(Perpetual Loan),年息8%,每年的管理费4000英镑,这样每年政府只要花10万英镑立刻筹到120万英镑的现金,而且不用还本钱。但政府要允许英格兰银行发行国家认可的银行券(Bank Note),该银行券的流通范围和接受程度远应超金匠纸币。英格兰银行抛弃了金匠们用黄金抵押的做法,而把国王和王室成员的私人债务转化为国家永久债务,由全民税收做抵押,由英格兰银行来发行基于债务的国家货币。这一创新工具推出后,英国政府的赤字直线年,英国政府财政收入是2480万英镑,从1685到1700年,政府收入增加了一倍多,达到了5570万英镑,但英国政府从银行的借贷从1685年到1700年暴涨了17倍多。金融财政成为了工业革命和商业活动的有力推动者,使英国超越葡萄牙、西班牙、荷兰,在国际竞争中处于优势。到了19世纪,伦敦已经成为无可比拟的世界工业、贸易和金融中心。当时40%的国际贸易以英镑结算,英国的海外投资占到了西方列强对外总投资的一半以上。

  英格兰银行成为了世界“中央银行之母”,成为各国中央银行体制的鼻祖。虽然失落的金匠银行家们并不甘心地位的丧失,但是英格兰银行的信誉和便捷的优势很快显现,渐渐地一些金匠也放弃自己的银行券而使用英格兰银行的银行券。到1708年,英格兰银行的总资本金和发钞权利达到6577370英镑,是金匠银行家们望尘莫及的。据1876英国官方的《伦敦公报》报道,从1671至1688年的17年间,英国的金匠银行新设了61家。而英格兰银行成立后,从1701至1766年的65年间,英国的金匠银行只新设了8家。“无可奈何花落去”,金匠银行家退出了历史舞台。1844年英国政府颁布《银行特许经营状法令》,规定只有英格兰银行有印钞权,其他银行不得发行钞票,随后,超过4000家银行倒闭或被兼并,未转型的金匠银行不复存在了。

  回顾银行的本质,从信用到杠杆,就是从小小的金匠银行原理开始的。金匠们知道库房里金银数量不多,利益驱动下还是忍不住开出一张张银行券,将全额准备偷换成部分准备,埋下了后世通货膨胀和金融危机的种子。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会议确定的1盎司黄金兑换35美元,依然沿袭了非全额货币发行准备。1971年美国砍断了黄金与美元的最后关联,货币发行完全脱离黄金储备。以国家信誉为准备的信用货币时代开启,货币与黄金渐行渐远。

  2018年全世界政府债务、企业债务以及家庭和个人债务的总和已经达到247万亿美元;全世界流通硬币、纸币、股票账户资金、活期存款和定期存款、汇票等广义货币的总量约为90万亿美元;而全世界的已经开采的黄金只是18万吨,折算仅8.6万亿美元。这一巨大的差额,就是从17世纪开始,金匠们偷偷地开始扩大的。金匠的继承人——现代的中央银行家,其基本行为逻辑并与金匠们没有本质差别,当年金匠面临的杠杆诱惑,今天的中央银行家同样面临巨大诱惑。由于脱离了黄金的束缚,货币之锚系在相对更不靠谱的GDP之上。货币发行的约束,只能依靠各国政府的自律了,一场场金融危机依然没有给人们足够的教训。在促进繁荣或制止萧条的理由下,超发的货币依然被现代金匠们一张张的签发出来。杠杆横杆高度不断提升。没有最高,只有更高,2018年全世界的杠杆率已经高达318%,已经远超150%的警戒线米的“横杆”,人们只能埋怨当年金匠们为何要打开那个“潘多拉”盒子。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