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电竞:2021年投资展望:制造业改善成为亮点

发布时间:2022-06-30 06:15:36 作者:ob欧宝体育直播 出处:ob欧宝下载 字号

  展望2021年,投资依旧是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撑力量,但内部结构将调整。房地产投资仍具韧性,由于货币政策边际调整、房企融资政策收紧,房企拿地后对销售回款的依赖度将显著提升,大概率会重新采取“高周转策略”,加快新开工及施工进度,从而支撑房地产投资增速基本保持稳定。基建方面,施工端恢复正常以及前期未落地资金逐步释放等因素推动基建投资增速上行,但由于经济复苏的内生动力不断加强,宏观刺激政策可能逐步退出,财政赤字、信贷增速都将回落。在两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基建投资大概率保持温和增长。明年投资的潜在增长点在制造业,受需求回暖、企业利润上升、企业家信心改善和结构性货币政策的支撑,制造业投资有望加速改善。基准情形下,2021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8%。

  疫后房地产投资当月同比增速快速修复,1-10月房地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速6.3%。从单月同比增速来看,7-10月房地产投资当月同比持续高于11%,表明房地产投资韧性较强。

  疫后房地产投资韧性十足,主要原因有以下几方面:(1)购房需求延迟释放。疫情期间实地看房、签约受到影响,但由于部分购房需求存在刚性,因此购房行为延滞,但没有缺席。(2)货币环境相对友好。疫后为了稳定经济,中央采取了灵活适度的货币政策,部分流动性可能流入房地产领域,前三季度房地产开发贷款余额平均保持12.3%的增速。(3)热点城市土地出让增加。疫情加剧了政府部门财政收支平衡压力,对土地收入的依赖加大,部分热点城市增加了优质地块供给,提振了土地市场活跃度。1-10月土地购置费累计同比增长8.6%,高于房地产开发投资其他项目增长5.3%。(4)低利率背景下居民加杠杆购房意愿增强。利率走低后,居民负债成本降低,部分居民购房意愿得到提振。

  调控政策不断加码,将对房地产投资增速构成制约。三季度以来,热点城市房地产调控政策逐步加码,限购限贷、增加供给、整治楼市乱象等政策逐步出台。同时,货币政策也呈现边际收紧的态势,房企融资管理规则也逐步形成。8月下旬,住建部与央行召开重点房地产企业座谈会,形成重点房地产企业资金监测和融资管理规则,设置“三道红线”、将试点房企分为四挡、分档设置有息债务增速阈值,旨在控制房地产企业有息负债规模。随着政策逐步收紧,房企融资压力将会提升,未来房地产投资增长将受到融资环境的掣肘。

  我们认为2021年房地产投资仍具备韧性。(1)今年疫情之后,各城市商品房成交面积迅速恢复,一线月全国成交土地出让金累计同比增长11.6%,长三角地区土地出让金达到历史峰值。前期房地产销售比较火爆的地区,包括深圳、东莞、南京和宁波,1-10月份土地出让金累计同比分别上涨35.6%、117.5%、24.4%和34.2%。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热点城市、核心地块土地供给增加,土地成交面积增速有所上行,房企拿地后有待开工、施工。(2)货币政策边际调整、房企融资政策收紧后,房企对销售回款的依赖度将会显著提升。随着资金压力加大,房企大概率会重新采取“高周转策略”,即加快新开工及期房销售。但房地产投资与销售指标或将再度分化:需求调控政策收紧将拖累明年商品房销售增速,而房企融资政策趋严将倒逼开工继续加速。房企将加快新开工和预售,但由于资金压力,施工和竣工韧性将会较小。今年1-12月房地产投资累计同比预计将小幅回升至6.8%。

  综合来看,2021年房地产投资有望同比增长5.8%,略低于今年。通常房企拍地半年左右进行土地购置费缴款,土地购置费纳入房地产开发投资统计,占总投资额30%左右。土地成交价款可以作为土地购置费的前瞻指标,大约领先2-3个季度。今年土地成交价款的高增长将带动明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建安投资与新开工面积、期房销售情况和房地产开发企业资金到位情况有关,明年新开工加速,但房企融资能力下滑,建安投资增速可能维持在今年的水平。另外,考虑到“房住不炒”基调暂时不会改变,居民杠杆率达到历史最高峰,房地产库销比已触底回升,预计明年房地产销售较今年疲弱,导致明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速略降至5.8%左右。

  基建投资是宏观经济逆周期调节的重要手段,疫情爆发后,我国迅速启动了一批重大基建项目,并通过扩大地方政府专项债限额、发行抗疫特别国债等方式,为基建提供资金。基建投资累计同比增速从2月-26.9%的低点上升至10月的3.0%。不过,资金和项目的扩张并未使基建投资增速达到预期,单月增速在5月迎来10.9%高峰后,6-9月连续下滑,10月稍有反弹,增速回归5-8月的中枢水平,基本可以认为是前期已开工项目投资的正常延续。

  多方面原因导致基建投资增速不及预期。一是财政资金投放速度偏慢。1-10月已完成全年预算支出目标76.4%,落后去年4.7个百分点,导致基建资金从源头上受到制约;二是专项债资金可能出现淤积,或未用作基建投资。1-10月已累计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约3.55万亿元,即便下半年投向基建的比例有所降低,仍然可以维持较高的累计同比增速,但当前基建投资累计同比增速仅为3%,说明有很大一部分专项债资金并未投入到基建中来;三是社会配套资金相对有限。从基建资金的其他来源来看,虽然今年城投债净融资额和银行中长期贷款增速较高,但其与基建投资的相关性有所减弱,表明资金并未流入项目建设中去,而PPP与非标在监管趋严的环境下持续收缩,对基建投资的贡献相对有限;四是项目落地和施工情况不及预期。疫情对施工的约束使工程进度受到影响,导致建设速度慢于计划。同时,部分年初紧急申报的项目可能不满足监管要求,在审计和督导力度不断加大的情况下,这些项目可能未能真正落地。由于上述不利条件的制约,全年基建难以出现年初预期的高增长,不过,考虑到年内财政未投放资金较多,四季度基建仍有向上弱反弹的可能,2020年基建投资增速大概率保持在5%左右。

  2021年疫情等部分不利条件正在消解,基建投资有望保持稳定增长。首先,从大的背景上看,我国城市化进程仍在继续,是支撑未来基建投资的核心因素。2019年城镇人口比例为60.6%,并以每年约1pct的速度增长,若要达到发达国家70%以上城市化的水平,仍需至少10年的时间。城市化必然要求市政基础设施的升级与扩展,以及在交通、能源、通信、水利等重点领域补短板;其次,随着国内防疫形势好转以及新冠疫苗加速落地,明年疫情对基建施工端的限制将基本解除,全年工程进度将回归历史常态;第三,今年申报的部分基建项目由于审批手续未完成,导致迟迟没有落地,明年这部分项目将逐步开始施工建设,基建投资也将相应增长。不过,由于经济复苏的内生动力不断加强,宏观刺激政策可能逐步退出,财政赤字、信贷增速都将回落,将对基建投资增长构成一定制约。综合上述条件,明年基建投资大概率保持温和增长,增速维持在5.3%左右。

  制造业投资受疫情冲击最严重,恢复速度也最为缓慢。制造业投资1-2月累计同比下跌31.5%,至10月仍累计同比下跌5.3%。从修复速度来看,1-7月制造业投资当月增速持续为负,但8月以来出现跳升,实现正增长,未来制造业投资有望保持当前势头,修复斜率或将有所上行。医药、计算机电子设备、黑色金属加工等行业是当前制造业投资的主要增长点。

  未来受需求回暖、企业利润上升、企业家信心改善和贷款向制造业倾斜的推动,制造业投资有望持续改善。首先,内外需求的回升有利于制造业重新扩张产能。8月以来社零增速已经转正,叠加出口和基建、地产投资增速维持高位,拉动企业营收和利润增长,从而启动新一轮库存周期;其次,企业利润的增长为制造业投资提供资金。利润是制造业投资的重要资金来源,目前许多利润增速已经转正的行业投资增速仍然为负,说明利润增加尚未传导至投资端,未来投资增速有望进一步上行;第三,企业家对未来经济的悲观预期正在改善。央行调查显示,制造业企业家信心指数已从疫情期间的谷底恢复至疫前水平,企业家的投资行为亦将随信心改善而回暖;最后,政策制定部门对制造业融资的重视为企业提供了良好的资金环境。疫情爆发后,金融系统通过降低利率等方式为实体经济减负,企业融资成本不断下降,制造业中长期贷款稳步增长,三季度增速已达24.7%的高位。监管部门已经对部分银行制造业贷款占比提出指导未来制造业贷款增长势头有望延续。

  两条主线驱动明年制造业投资持续回升:一是高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迅猛,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速及战略性新兴产业景气度持续增长。我国在轨道交通、电力装备、5G等领域已取得突破性进展,未来随着城市轨道交通、特高压输电设备、5G基站、充电桩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逐步推进,相关行业产能扩张有望带动制造业投资上行。此外,我国在集成电路、新材料、生物医药等领域的研发攻关也将成为未来制造业投资的新增长点;二是“进口替代”过程正在加速。工业机器人、机床、轴承、液压件等设备类资本品的国产化程度逐渐上升。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国产化将带动国内动力电池、电机和电控设备供应商加速增长。电子元器件、医疗器械等与最终消费相关联的产品供应链本土化程度正不断深化。在上述两个方面的共同作用下,制造业有望迎来新一轮投资加速期。综上所述,在投资环境不断改善的背景下,预计2020年四季度制造业投资将保持回升趋势,全年增速有望回升至-3.5%。2021年,制造业投资增速有望达到6.1%。